一个宇宙无敌超级叶吹。
就是个看文的小号。

【叶修中心】 叶修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?

好梦留人睡:

1.私设严重,ooc


 


 


 


 


叶修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?


 


 


人物 荣耀 情感


 


 


好想知道啊……其实我原来是他的路人黑?因为算是霸图粉,想喜欢他实在是有点困难啊emmmm,有没有见过叶修的人来答一下。


 


 


4638条评论  分享


 


 


2023个回答  默认排序


 


 


 


 


853个赞同  知乎用户  春天里  咸鱼


 


 


人超级好!第十赛季入坑的新粉,有一次在比赛场馆附近的店里买奶茶,偶遇了叶神!店家的钱找不开,叶神帮我付了两块的零钱!


 


 


 


997个赞同  知乎用户  此时年少  我爱的少年❤


 


 


老粉。你看嘉世那么对他,他说过一句不好么?细节见人品。


 


 


 


1251个赞同  知乎用户  叶神的小可爱


 


 


第七赛季去看比赛,结果退场的时候扭了脚,走得慢,就没跟大部队往外走,最后一个人下楼梯的时候又害怕脚又疼,遇上了一个小哥哥,把我背出了场馆还帮我打了车,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叶神。


 


 


 


1131个赞同  知乎用户  柚子茶  


 


 


我是世邀赛的随队翻译,跟叶神接触过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,之前其实谁的粉也不是,纯路人。


 


 


就简单说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,我看出来的几个叶神的性格吧。


 


 


首先超超超细心。我们这次去苏黎世,所有人都没带瑞士法郎。


 


 


好的,我知道粗心的我没带这很正常,但是国家队的其他人都没带!!!或许是太信任叶神的缘故??所以到苏黎世的第一天,大家倒完时差说要出去玩的时候,发现了离开了鸡付宝之后,我们不过是几条咸鱼。


 


 


多亏叶神救我们于水火。)我们才能愉快的在苏黎世进行购物。


 


 


还有就是真的很快就能发现选手们的小情绪。世邀赛期间因为各种压力,所以选手们的情绪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浮动,叶神每次总是很快就能发现,然后大家就会被请进叶领队的小黑屋,要么是促膝长谈,要么emmmm,我记得孙翔同志还被请去打了一晚上的竞技场,可能又去感受了一下决赛被支配的恐惧??


 


 


叶神脾气是真的好。美国队有一对双胞胎职业选手,长得跟照镜子似的,人都是真的话痨,跟复制粘贴了两个黄少天似的。


 


 


虽然要跟黄少say sorry,但是我还是要说,真的吵死了。)


 


 


每次只要叶神一有空,这对兄弟就跟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似的粘上来,你们想象一下两个黄少在你耳边立体声循环。


 


 


想不想死????


 


 


长得再帅也没用,长得跟周泽楷似的也没用,如果是我一巴掌扇飞他们两个。


 


 


但是叶神真的没打过他们,每次都很和气的解答他们的问题,美国队有个妹子还挺咄咄逼人的,可能误以为叶神给这对兄弟下了降头,有一次当着叶神的面明嘲暗讽的,我差点都冲上去撕烂她的嘴了,叶神却没什么反应。


 


 


护短。真的超级护短,唐昊在世邀赛的时候和日本的人吵起来了,是因为当时中午大家吃自助早餐,最后一个三明治唐昊本来要夹,却被一个日本选手抢先夹走了,那个日本选手还当着唐昊的面叫我们支那人!哇算是我头一次见叶神生气诶,皱起眉来特别有气场!似乎不常生气的人一生起气来都特别可怕,那个日本选手最后被禁赛了,活该。


 


 


也挺可爱的。


 


 


苏女神手机里有个游戏,就《奇×暖暖》,可能很多妹子都玩过,就那个游戏不是要搭配么,可能有的时候能过关的搭配都很丑,丑到想自戳双目的那种。有一次苏女神玩的时候叶神在旁边看到了,就问她玩什么,苏女神就说在玩搭配小游戏,但是有的关卡按照攻略都配不出S。


 


 


于是叶神很认真的玩了一晚上的《奇×暖暖》,还给苏女神整理出了一份全关卡S攻略,搭配居然还都不丑。


 


 


就……羡慕,羡慕苏女神。


 


 


不说了,一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流下羡慕嫉妒恨的泪水。有时间下次再更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3398个赞同  知乎用户  小手冰凉  职业选手/荣耀/兴欣


 


 


谢邀。


 


 


关于我们队长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,我们曾经背着他开玩笑的讨论过,一部分人高举大旗说我们队长没下限又猥琐,代表人物是魏琛、方锐、莫凡三位先生,剩下的全是我们队长的脑残粉,包括我,可以看出我们队长在我们队伍中崇高的人气了吧!


 


 


说起来……我还真没想到我有一天会成为叶修的脑残粉。


 


 


如果熟悉十区的人,可能会知道我和我们队长之间的故事。


 


 


我原本是霸图一个分工会的牧师,是霸图粉,我们队长用了一个骑士号卧底了好久,把我提溜了出来,说是要我成为兴欣的牧师。


 


 


咱们玩荣耀的谁没有一个成为职业选手的梦想呢?


 


 


虽然当初我面前的机会只是一个挑战赛,但说实话,以我当时的实力,在荣耀的普通玩家里都算不上出众,只有全局观和把握时机的能力算得上一点与众不同的才能,无论怎么算,都是我高攀了兴欣。


 


 


但我当时其实还是很有顾虑,一是我是学生,放弃学业去打游戏是个很艰难的抉择,二是我的工资,三是当时挑战赛有嘉世这样的庞然巨物,我看不到一点出线的希望。


 


 


但后来我们队长对我说,“真正需要承担出局风险的,其实不过是我个人而已。你们只要有出色的发挥,挑战赛会帮你们争取到足够的未来的。”①


 


 


他说的很对,我才二十岁,即使我真的在挑战赛失败,我的时光还很长。


 


 


但是他不多了。


 


 


我必须承认,在那一刻,我被他打动了。


 


 


我甚至在想,如果这一年挑战赛没有出线,我愿意跟着他再打一年挑战赛。


 


 


我知道挑战赛的艰难,所以我到现在也无法理解的是,他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呕心沥血的组建兴欣,而不是选个省事的方式,去找一家战队直接加入,据我了解,他退役之后有不下三只战队向他抛出过橄榄枝。


 


 


进入职业赛之后,我那三板斧终于有点靠不住了。


 


 


我本来就天赋平平,手速也一般,要不然原来也不会只在霸图分工会做个牧师,在挑战赛应付应付一些玩家战队还凑和,一到职业赛场上,我简直就是职业牧师的垫底水准,无论哪一场比赛,我都被当作兴欣的短板,成了最拖后腿的那一个。


 


 


当时外界都疯传兴欣会找新的牧师来代替我的位置,说实话,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因为这才是当时最明智的选择。


 


 


但是我们队长却一点这方面的意思都没有,我去隐晦的问过他,他当时叼着烟,一脸笑意的看着我,说道:“小安,自信一点嘛,我看你很好啊,日后胸一甩,奶四海不是问题啊,把张新杰踩在脚下!”


 


 


我诡异的被他安慰了,虽然我知道我和张新杰先生中间还差着比长江大桥还长的水平差距。


 


 


后来他就一直非常关照我,可能是班主任对于差生的蜜汁关注?他用了大量的时间帮助我提高操作水平,甚至于我还是战队中最快拿到全套银装的人。


 


 


我第九赛季参加挑战赛之前,老板娘跟我说,我们要同舟共济。


 


 


我当时心里对这条破船心存疑虑,有点嫌弃,船长没在意我的小情绪,反而好吃好喝的照顾我。后来船长凭借自己的努力带着大家发了家,破船换成了邮轮,其他乘客也都有了好多小钱钱,我成了乘客中最衣衫褴褛的穷鬼。但船长还是对我很好,他还特意教我怎么挣到更多的小钱钱,继续带我们一起发家致富。


 


 


我是理科生,语文一直是苦手,很多感谢和情感不知道如何表达,只能说:对于兴欣来说,叶修永远是最重要的人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7597个赞同  知乎用户  陶车干


 


 


没想到有一天会被邀请回答这个问题,也不知道邀请我的人是有意还是无意。


 


 


我和叶修其实很早就认识了,比大家所知道的还要早,早在荣耀联盟出现之前,我们就是朋友,知乎账号的名字还是他给我取的。


 


 


或许有人会觉得,以我们现在的关系,我称呼叶修为朋友,似乎有点太不要脸了。


 


 


我认识叶修的时候,我只是一家网吧的老板,叶修是个经常和朋友打游戏的网瘾少年,一来二去的熟悉起来,我给他们两个打折,他们两帮我应付其他网吧偶尔会派来砸场子的网游高手。


 


 


后来有了荣耀,叶修和他那个朋友都玩,我也去玩,他们两个吃肉我喝汤,是个教科书一样的小弟。那个时候大家都青春少艾,人也单纯简单,除了玩游戏和享受胜利,并没其他太多的想法和野望。


 


 


叶修和他的那个朋友想组个战队,他们两个来网吧都要打折的穷光蛋,哪有启动资金,我当时一咬牙一跺脚,就把自己的积蓄投进去了,然后当上了这个“老板”。


 


 


人在的时候,以为总会有机会,其实人生就是减法,见一面少一面。②


 


 


战队成立的前夕,叶修的朋友出车祸去世了,整支战队的担子都落在了他身上,@小手冰凉的回答中提到兴欣,我大概也可以勾勒出一个他大致奋斗的轮廓,毕竟,他当年在嘉世也是那样的。


 


 


我有的时候想起我们这十年,都会觉得恍如一梦。


 


 


我是梦中人,也是做梦的人,也是打破这梦的人。


 


 


我前一段时间去看了世邀赛,在酒店见了叶修一面。


 


 


其实第十赛季决赛的我也去看了,只是当时觉得,我似乎更适合在一边默默祝福。


 


 


他在酒店见到我很惊喜,甚至我们还在吧台喝了一杯酒,当然,他喝的是掺了果汁的那种。



我们默契的没有提那两年,他在问我这一年多在干什么,我向他道贺,有一瞬间,我甚至以为那些隔阂与分别都未曾发生过。


 


 


我们还是以前把酒言欢,能聊个通宵的朋友。


 


 


我原本想问他能否原谅我,到后来又觉得没必要问了。


 


 


他这个人不擅于原谅,或许是因为他从来不擅长责怪。


 


 


五年前,我面对着不肯为战队打广告,反而还是一味的研究战术钻研技术的他,很是不屑,我认为他不懂得资本的力量,我嘲笑他天真。


 


 


五年后的今天,我后知后觉的明白,他其实比我看得通透,比我来的练达,只是我迷失了自我,他却还保持着本真。


 


 


我想,老天虽然有的时候会不公平,但是最后还是会善待那些微笑着面对命运的人。


 


 


叶修是个很爱笑的人,少年的时候就是,总是笑,无论是有的时候嘲笑操作失误的他的朋友或者我,或者是爆出了极品武器,或者是抢到了一个boss的首杀。后来第六七赛季的时候,他也总是笑,对着我也会笑,虽然那个时候,我们关系已经很紧张了。


 


 


他这个人的所有的痛苦与波澜,似乎都隐藏在笑里,最后再无痕迹。


 


 


命运这个东西,无公理,无正义,无目的,故对之不可思,遇之不能避。


 


 


那天我和叶修喝酒,我和他说,有的时候我觉得命运对你很不公平,你对我来说,更像是命运赐予的一个礼物和方向牌,而我更像命运赋予你的一场劫难。


 


 


他笑了半死,说我出国喝了一肚子洋墨水,文学功底已经和他这种差生不可同日而语。


 


 


他说我也让他变成了更好的人。


 


 


我不敢居这个功,只是那一刻忽然想起,他十七岁,我二十二岁的那一年新年,我父母双亡光棍一条,他和他那个朋友连着朋友的妹妹,也孑然一身,我们四个人在一处过年。我和他那个朋友四体不勤,他和妹妹在厨房忙活。


 


 


屋里放着春晚,窗外火树银花,吃饭的时候大家的杯子撞在一起,说着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。


 


 


后来有人走了,有人变了。


 


 


但是我回忆起那个时候,总是觉得很美很美,我想他也不曾忘过。


 


 


我与叶修喝酒的时候,互相感叹,他煞有其事的拍着大腿,说老陶啊老陶,一转眼我们都认识十几年了,岁月不饶人啊。


 


 


岁月不饶人,但他也未曾饶过岁月,他长成了我能想象的,最好的模样。


 


 


题主说想知道叶修是个怎样的人,我的文字几经增删,还是无法回答的清楚,最后只能说,他本质上也只是个普通人,只不过拥有的爱和善良比别人多一些,怨恨与愤怒比别人少一些,仅此而已。


 


 


愿他的人生,配得起他经历过的苦难。




感谢你曾如此热烈的照亮我的宇宙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①出自原著
②语出北岛


 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卖个安利!


 


 


人间有味是清欢印量调查


 


试阅链接

评论

热度(2189)